受人之托 忠人之事
关于鸿昇 联系我们
热线电话:
130-9737-8133
首页
关于鸿昇
侦探新闻
调查案例
出轨取证
联系我们
调查案例

职业抓奸人

东莞侦探情人帮我借了两千万,他走了……

发布时间:2022-02-27
东莞侦探情人帮我借了两千万,他走了……我是农民的女儿。家境贫寒,父亲要在凌晨三点去捕鱼补贴家用,母亲半夜还在挑灯缝衣服。父母连同哥哥姐姐,都是极其勤劳的人,但农民很少有因为勤劳而翻身的。生活艰难,为了生存已耗去太多精力,每个人都在承受情感内耗,日日吵架,一地鸡毛。有时我被吵得头疼,会从阁楼下来说“求求你们安静一下,一会儿就好,我在读书。”邻里皆知,这家的小女儿有两大爱好,一是抱猫发呆,二是读书。父母不懂表达但爱我,他们心照不宣地尽力为我创造一个安静的空间。我很笨,四岁才会讲话,和姐妹斗嘴从没赢过,唯一的亮点就是老实安静,看得进书。父亲觉得我是家里唯一有望当居民户,穿皮鞋的。我不用下地干活,一路从村里读到县里再到市里的重点高中。从没得过第二名,得了第二就是对不起父母。

那时大哥已成婚生子,长子的小家庭在不断吸取父母少得可怜的家底。我每年要苦等到卖猪后,才有学费。因为担心学费没着落,我要钱时会写长长的信,千恩万谢,重重立誓。周末去学校后山读书,夜半去厕所借光读书,不知是熏的还是营养不良亦或是心事太重,高考前我得了脑膜炎。就算不得不休学调养,高考时我也是金榜题名。而且一举考去了帝都的重点大学。迎新晚会上,后排学长轻蔑道“看,乡下来的土包子。” 对,我三年没舍得买食堂的肉菜,压力和嘴馋让我暴饮暴食馒头米饭。所以当时的我,按当下年轻人的话说,是标准的土肥圆。但生活已然开启新的篇章,充满期待。
大学时我生命中有两道光,一是只要连续四年评为院三好生,留京工作就是板上钉钉。能靠读书换取的,我当然是志在必得。为了能专心,我特地申请调去不同专业的宿舍。跟从前一样,女生对我很冷淡,倒是男同学,对我服气。那时的大学万象更新,思想激荡,我跟男同学互相写信辩论指点江山评论国事。另一道光,就是老何。对视的第一眼,我们就知道彼此是同路人。他高,黑,瘦,静,一看就是农民的孩子,彼时已经是党校的研究生。唯一不同的是,他的父亲曾是村支书,家风严格,会做人会做事。老何还没毕业,却已颇有沉稳的老干部作风。在这座城市,我们是一样的质朴、勤奋且雄心万丈。
我们聊起如何一路从村里读到帝都,我四处借书,他苦背报纸上文章。又说起父母的不容易,乡村恶邻的欺软怕硬。老何的父亲甚至一度被诬陷入狱。老何从中原来,说起小时候炫耀书法,给家里费心掩藏的动物们题字“牛棚“”鸡圈”“鸭窝”,被揍。我从江南来,说起小时候偷划挖泥船,连人带船翻河里,被揍。我们之间从不藏着掖着自己的落魄和难堪。唯一遗憾的是,约会时我们吃不起小炒肉菜。印象最深的一幕,是我们在北海公园看日落。我说要把父母从农村解放出来!让欺负我家的乡亲瞧瞧,我们如何在帝都风风光光过一生!
老何,不,那时还是小何,说他从小就想当官,当一个好官!“你知道吗,我从小立志学屠龙术!”清瘦的少年眼里带光,握着我的手紧了紧。20 岁时,觉得只要努力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大四, 6 月,离我留京,只差最后一个三好生了。猝不及防的,我被举报说去了天安门,我的信件作为思想不端的附证。留京名额如此稀缺,同学们纷纷开始各显神通了,只有我这个土包子,觉得这是靠成绩的公平竞争。可是,没有公正,求告无门,我虽自证清白,却被记过。一举梦醒,我将被打回老家工作。最后一次见小何,他说“我实在帮不上你”,东莞侦探便没有其他表示了。也是,他自己立足都如此艰难,能给什么承诺呢?多说无益。我灰溜溜离开帝都,随身只有一个行李箱。生命里的两道光,来如春梦几多时,去似朝云无觅处。十几年苦读,像个笑话。
 
 
2
 
后来的日子,晦暗又飞快。我是县里高不成低不就的女大学生,理想比天高,底气比纸薄。被分配在一个动不动爆炸的化工厂,隔三岔五听着警报往后山跑。一个男大学生听说了我的学霸事迹,慕名而来当我笔友。后来见面,两个寂寞又不得志的年轻人自然就走到一起。因为怀孕,决定结婚。婚前我给小何写了一封信,没有回复。我便收心了。关于孩子的爸。我明知他浮躁,不成熟,但他也爱看书,很机灵,有一股子向上爬的冲劲。两个家庭都一穷二白,但我想着凡事总要靠自己,无所谓的。三金全无,彩礼为零,学校食堂办酒,单位宿舍蜗居。虽穷,但我们都年轻,年轻就不觉得苦,还经常穷开心。
我生女儿那年,父亲得了癌症,食道癌。他抚育四个孩子长大,一辈子种了那么多粮食。竟然没有一个有能力救他,竟然难以进食活活饿死。临终时,他看着稻田喃喃自语“不再麻烦你们了,多好的地,多好的粮食,可惜了。”我身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,自责得无以复加!要变革!我决心考公务员。四处请托打听到一位管事局长,孩子的爸带着我直接登门拜访,花两个月工资买了烟和土特产,一并送上的还有一封长信自述平生。信里我诉说了自己的苦闷,求他指点我如何备考,如何选岗。这位局长同情我,给了我一些方向。比如看哪些书,不要报哪些已被内定的岗位。努力加持幸运,我成了公务员。我以为我又翻身了,然而还是太年轻。
入职第一天,同事领导通过聊天套话,我毫无防备地让人知道了自己是个深挖到底都没背景的土包子。从此他们尽量不搭理我,我的直属领导更是在暗示我献身不成后公开折辱我。五年过去我的公务员生活一眼望到头,十分卑微且晋升无望。孩子的爸开了个小厂,他很钻研,但人际太差,经常鸡飞蛋打,赚钱休想。经济稍有改善但还是拮据,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希望。我苦恼极了,有时会想,认命吧,至多走到这里了。但转念又想起那个“屠龙少年“,他应该开始施展拳脚了吧?想起女儿,难道我这般努力,只为了让她从村里来到县里?想起我的母亲,还在乡下受苦!变革!不能停!我发了狠似的想赚钱!
公务员的身份让我认识了 Y 总,他也是农民的孩子。40 岁的他已是地方有名的企业家,高大端正,英姿勃勃。我对他仰慕佩服不已。彼时他要成立中日合资公司,我主动帮了不少忙。也许是对女性的天然照顾,也许是对我拼搏精神的共鸣, Y 总推荐我成为了日资公司的业务员。投桃报李,我成了他不常召见的情人。后来我成功说服日本老板,自告奋勇独自前往帝都开拓市场。十年弹指一挥间,我又来了。也是只带一个行李箱。我没有联系老何,既是自卑又是赌气他不回信。我很笨但很拼,业务跟地产有关, 97 年的北京地产始兴。哪里搭起塔吊我就去哪里推荐设备,经常在工地吃一天灰徒劳而返。当时做生意哪有章法,大家都一身痞气像江湖人。我天天穿着套装四处拼酒,回家就抱着马桶吐。
旗开得胜,好事连至。各中酸楚,不说也罢。赚钱越来越多,女儿和她爸也来了。女儿送去了寄宿学校,孩子的爸帮我一起卖设备,换了个环境我们这对夫妻档竟意外合拍。过了五年我们已经有自己的公司,卖自己的国产替代化设备,更好更便宜,且立行业之标准。走在路上我兴奋得给女儿指楼“你看,这幢那幢的设备,都是你爸研发的,我铺进去的!”随着房车司机保姆纷至沓来,我越发优雅自信了。对我暗示好感的男人越来越多,大多是离开老婆独自在这个城市打拼的创业者。终于在帝都立住脚,即便迟了十五年!至于婚姻,我试过好好经营,但发现孩子的爸从没收心过,再加上资产渐涨他越来越飘,三观逐渐被身边的小老板们带坏,并且理直气壮。
彼时 Y 总经常来北京出差,我给他介绍人脉并设宴招待,自然也快快乐乐一续前缘。之后我陪着他把公司做强做大直至上市。Y 总也惊叹于我们白手起家的成就,想让我参与他的公司。奈何我是文科生,对钻研产品着实一窍不通。孩子的爸恰好擅长,我便引荐了他,出于对我的信任, 东莞侦探 总直接让他当了上市公司高管。孩子的爸更飘了,有时我听他在亲友面前吹牛,暗自好笑,“若是知道机会都是老婆睡出来的,还得意吗?”不过我们早就不同房了,纯属事业搭档。
 
 
3
 
风和日丽的一天,陪女儿看完北海公园的日落,回忆如潮水,我终于鼓起勇气打听老何近况。“喂,打扰了,我是…… ”“我知道,是你!”老何电话里激动到音色发颤,见到我的模样更是惊喜连连。我见到他却是吓了一跳。彼时的他面色暗黑,身材浮肿,不修边幅,身上带着浓重烟味。他说,“我从没忘记你,信我收到了,那时业已结婚,多说也无意义了。曾经走在路上,公交车内的一个女人,像极了你。我瞬间不管不顾了,追车跑了几条街……”在他低沉温柔的讲述中,我补全了他的 15 年。毕业后,靠着文笔实力,他果不其然去了一个极好的单位。给青年才俊说亲的人纷至沓来。他想,经营家庭和谁能有什么大差别呢。便选了看似背景最硬的部长女儿。丈人丈母娘对他极其满意,虽说有些意料之外,但也不是坏事。两人很快便结婚生子。可惜的是,老何研究历史,研究书法,研究文章,就是不曾费心研究过女人。而他貌似挑了一个极品。
何太太据说是个很自私骄纵的人,是个官迷财迷。对自己父母都蛮横,老何父母上门看望媳妇,稍有不快,她更是直接把他们赶出去。老何的兄友来京,她不许进门招待,扬言“休想让我跟你们农民一家扯上任何关系。”家里一周必有一次大吵,次次以岳父岳母代女儿道歉,劝他回家结束。他的父亲临终还不忘劝他离婚。何太太在比他更权贵的单位任职,她说”你敢跟我离婚我就让你身败名裂,这辈子我就是能吃定你!”她想得没错,从农村走到这一步付出太多了,老何不会为了自由满盘皆放。婚姻苦闷,多年分居,老何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上,他的生活就是纸,笔,书,开会,夜灯,泡面。从不得重用整日郁闷,到刊物投稿必中,多篇文章上过新闻联播,背后是无数个挑灯夜战。他唯一的消遣是写书和练书法,写的书进了党校当教材,书法在系统内部频频得奖。
我说,“你这跟老黄牛有什么差别?”他回,“只有一条路,我豁出命在拼。”看来岁月总有回报,不论出身。我们像磁铁般迅速贴近,我给他买最好的衣服,督促他合理饮食多多运动。在我们重逢的三个月里,他凭着毅力瘦了 20 斤。同事们夸他风度不同往日,老何听了开心极了。他的收入只有工资和一点稿费,还要养儿子孝敬母亲,并不宽裕。我自觉承担了大部分费用。约会时总报复似的点许多大菜,回忆当年我们在餐馆总是小心翼翼凑钱。他的乡亲后辈来了我会尽力招待。许是自己熬得苦,老何非常提携后人,全心全意。有时我会偷偷给他后辈钱,代尽关照。
青春时的恋人失而复得,彼此又都有了一番成就,我们为对方感到骄傲。这份幸福连带着我看孩子的爸都顺眼了很多,家庭也更和谐了。老何更是展现了中年人可爱的一面。他开场必是“咱俩啊~”,像个小男生一样给我变出鲜花玩具。他很忙,经常被电话叫走。因为时间宝贵,他坚持吃饭也要牵手。出国随行访问时,他会把不多的津贴全部给我买礼物。更有一次,他掏出一个橘子神秘地说,给你女儿,放书桌上,沾沾瑞气。后来看新闻,知道了那是大老板考察农场时摘的,东莞侦探顺手塞给了他。他从不曾见过我女儿,但发自内心地喜欢她关心她。他说只要想起我,心里不自觉有一股暖流。
 
 
4
 

 

我们一个月见不了几次,原来当领导真的是拿命干活。老何从小底子差,做过几次手术,我们重逢的第三年,他又病倒了。我租了同小区的公寓照顾他(彼时孩子的爸已独居过起逍遥的单身生活)。过年休养的一个月里,我们无比快乐。女儿是个小大人,早就接受我们的事,乐不思蜀吃他的慰问品。而他把自己当成大儿童,赖在床上撒娇让我给他穿衣洗脸。他说,“等我退休,不惧威胁了我们就结婚。到时住个小院,门口种两棵树,我平日写作,得闲就带你走走。”我说,“好,我们家就是招待所,把你我的恩人、老家亲友都叫过来,热热闹闹。”
他说,“我想过为你调走,真的。当个老师当个作家都可以。但到了这个位置,调走只会被解读成犯了大错而受罚。那会是怎样一番世态炎凉。”后来我离婚了,因为孩子的爸要再婚。老何很高兴,我却不高兴。因为我们的平衡被打破了,他却不能娶我。更要命的是,我越来越害怕他口中的悍妻,几次看见他们打架后老何手臂上留下的血痕。我们从年少初遇就没争执过,我不理解这样温良的人是如何被女人逼到动手的。我想,哪天要是被这个比老何更高位的部长女儿发现,后果该有多么可怕。我有女儿母亲要顾着,担不起这个后果。之后几年我提过很多次分手,跑回南方避开他。老何总是苦苦求我回来。我回京老何会在车站等我,只为拥抱 5 分钟又赶去开会,但次次不落。有一天,老何突然打电话给我, “帮我买条新被子等我,我要离婚了!”
我差点脱口而出,“别显得这么高兴啊!”晚上,他垂头丧气回来了。那是我们距离修成正果最近的一次。原来,老何回家看望儿子时,做了道菜。太太回家见了,顺手用老何的筷子尝了一口。他有严重洁癖,被同事借穿过的衣服会偷偷扔掉。看见这一幕怒从心起,脱口而出“住手!把我的筷子放下!”多年的恩怨彻底爆发,太太也觉得很受辱,大吵一架后叫嚣着“离婚!立刻离婚!”等他们去民政局拿到号,要排到下午。太太娘家人听闻纷纷赶来劝阻,老何又在一边看着心情不错。东莞侦探两小时后,太太已经彻底改变态度了: